• Claudia Yeh

寫在巫師新年之前 關於臥床-意識慢慢溶解的感覺


寫在巫師新年之前

關於臥床-意識慢慢溶解的感覺


生產完回診半年的精神科搞定孕程憂鬱症,醫生讓我畢業。隨著時間流逝去年懷孕過程的痛苦體驗逐漸被育兒與回歸工作的忙碌取代。我很感謝家人的支持與自己的努力。

.

人家說巨蟹座的腦袋是由回憶堆積而成的,一點也不假。我非常喜歡回顧出遊照片和FB回顧,看到這些紀錄當時的心情便會浮現上來,也因此今年二、三月讓人特別焦慮,因為去年的同一時刻我被迫躺在醫院出不來,受孕程憂鬱症所苦。這次的體驗除了讓我實際瞭解憂鬱症的感受,也開始對生命尾聲需長期臥床的長輩有了同理。出院一年了,小朋友一歲之際我一直很猶豫是否要將如此黑暗的部份化為文字呈現出來給大家看,想了又想,還是希望能作為一種自我療癒,將它講出來。但說也奇怪也許是時機未到,本來寫到一半的文章莫名消失在檔案夾中,直到最近重溫薩滿的精神旅程技巧,而時機也正是薩溫節前夕(10/31)這篇文章突然被我找到。時機點非常有趣。

.

去年出院後我在FB上看到一位體驗臥床的醫生所發的文章,大大觸動我的心。他將臥床的心境變化寫得十分真切,一面看心裡一面點頭如搗蒜。

.

長期的臥床,除了肌肉會大流失外,感覺與意識也會消融…。網路不少媽媽剖腹完都痛得下不了床,我是把自己當美國孕婦,剖腹隔天就逼自己下床走路給醫生看,讓他放我出院,才能盡快逃離地獄。但因為太久沒走路,每走一步都很困難,會全身攤軟,一下從臥床強迫自己走路,全身痛的感覺比剖腹的傷口更難耐。當初花了大筆鈔票訂的月子中心,看到擺在美麗房間中央的高級電動床,只讓人感到恐慌,畢盡過去二個半月我24小時都與電動床為伍…。我再也無法在電動床上安穩入睡,甚至還問護理長:我能不能在沙發生睡覺。

.

記得薩滿老師說,各地薩滿以飲用迷幻藥、擊鼓或沙鈴、舞蹈等方式達到短暫的意識轉換效果。而傳統部落中的成年禮便是另一種引領孩童意識轉換以利正式進入部落社會。因此意識的轉換可以是短暫存在在儀式中或是長期帶來脫變。在日常生活中藝術創作有時也能帶來忘我、愉悅的短暫意識轉換效果。但意識的轉換未必都是愉快的狀況,也有不少修行方式會透過感官剝奪的形式迫使意識轉換,像是拘束身體、串刺等等。而長期的臥床也是一種。我沒預料到懷孕會帶來這種體驗,也深刻感受到冥王星進駐五宮威力有多強。

.

當恐慌和焦慮發作的時候,會像困在流沙的密室一樣,沙一直流進來愈來愈高快讓人窒息,不斷拍打壓迫在身體四周的石牆出不去,害怕、無助覺得快死掉,發抖、嘔吐、頭痛、無法呼吸。發作完就像靈魂被抽走般的虛空,無法專注,沒力氣,自我否定,後來記憶還斷片。

.

醫生說會憂鬱症的人平常都有很高的抗壓性。我一直以來都不認為自己高抗壓,但回顧備孕的過程才發現,自己在過程中承受的壓力全在後期臥床時渲洩出來。在住院的初期我用許多冥想與自己催眠的方式試著讓自己穩定下來,但效果非常有限,最後甚至完全沒用,還使狀況變更糟。最後我發現唯一對自己有用的方式是傳統且古老的方法-編織。我編織了非常多的繩結與綿帶。手部反覆的動作讓人的腦袋平靜,只存在在當下。

.

平安生產成為媽媽後,我還是很討厭「為母則強」這四個字。這四個字帶有好多好多期許和壓力。媽媽並不強,也不一定非變強不可,對平時高抗壓的人來說擁抱與正視自己的脆弱,也是很重要的課題。

工作室習慣在10/31薩溫之後開放流年的面占與函批預約,今年我會多加給備孕與懷孕媽媽的減壓催眠服務作為回饋,以感謝女神在生產上給的關照。費用隨喜,名額十人。


Ps 附上在病床上畫的手


+

工作室11、12月行程表

【11/14行星手研香工作坊】 https://pse.is/3c7v3k

【備孕與孕中的減壓催眠】10人名額,私訊預約

【2022流年函批預約&面占】https://pse.is/3pmval


#精神旅程

#孕程憂鬱

#減壓催眠

39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