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audia Yeh

我不是論斷式的占卜師

療癒VS論斷



我相信多數人不喜歡傳統論斷式的解析,無論是命盤解讀或占卜。封建時代出身基本上就決定你一生的貧賤富貴,相較現代,過去的人改變命運的機會少之又少。隨著時代與價值觀的變遷,古老的命理符號被重新詮釋,逐漸減少所謂「命定」這種說法,轉為解讀成某種「趨向」或是「生命課題」。


這讓許多占卜師或占星師在諮商時除了回覆世俗答案之外,或多或少會給予療癒性質的建議舒解個案的情緒,簡單來說就是「拍拍」。不過到底一場好的占卜諮詢中該有多少比例的世俗回答以及多少比例的療癒對話,分量的拿捏是藝術也是修鍊。


個案的口味皆不同,有人愛實話直說,不跟你五四三扯什麼:「看你要不要做」,會覺得今天來占卜不是來聽摸稜兩可的答案,聽了跟沒聽一樣。不過有些人則是渴望「被傾聽」、「被理解」,讓占卜師講出自己內心所想感受「被認同」,若要用身心靈圈的術語就是「被療癒」。


記得在我早期學習占卜的過程中,多數被要求精確回履世俗問題,例如:分析是否離職時除了個案心態外還得清楚地解答客觀條件和各種可能以供個案參考。離不離職作決定的當然是個案,但占卜師能作的是為他分析風險。這對初級占卜者是個挑戰,畢竟解牌書全是大道理與抽象概念,作個案心靈分析遠比回答老闆為何要為難他來得容易。兼持這個信念至今,我也以自己在解牌時的羅輯分析和精確解答客觀事實為傲。


但我從來不是論斷型的占卜師,因為我很討厭說教,或完全不顧個案感受非要證明占卜結果的正確性,但我更無法接受不給予參考解答講了一些大道理最後叫個案自己要過心理那關的不負責任療癒法。但意外的是,舊識中卻有人因為我占卜只回答世俗問題而不看好我的專業。加上最近也碰到一坐下來就直說想被療癒的個案,讓我重新思考解答與療癒比例的拿捏。當然,結束上述個案我認為他該找的是靈媒討拍而不是占卜師,我還是忍不住思考這個問題。


也許占卜師各有類型,要滿足所有人是不可能的,但這應該會是提升諮詢技巧的好磨練。


大家覺得如何呢?

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