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audia Yeh

傲嬌的托特牌




如果就特定塔羅的解牌書來看,比起偉特,我手上有更多托特塔羅的教學書,中文與外文都有,其中也包括克勞利本人撰寫的如天書一般的「托特之書」和其他幾本著作。回想起好幾年前買了日文版的托特之書便帶著興奮的心情開始啃食,沒多久就有一種快要跟克勞利一樣變成神經病的感覺,腦袋爆炸的程度很像爾後中文版的榮格「紅書」。那時深深體會到自己對西方神秘學的認識淺得連看日文滿滿的註解都快吐血。


於是又像收集如恩教課書一般大肆地收刮的托特相關書藉。


「直覺式塔羅」大概是台灣較早有名托特牌解說書,是不少人認識托特的第一步,而顧名思義裡面省略了大部份設計在牌面的符號、占星與卡巴拉意涵,讓不少人都以為托特只要看圖說故事就好,直到近年才有較完整說明深層結構的解說書。


對有經驗的占卜師而言,一副牌一直都只能看圖說故事其實很無聊,有嚴謹結構的牌更有趣,百看不厭外且能以少數的牌看出更細微的內涵。那種趣味大概像數學愛好者繞在許多公式裡的心喜一般。不去瞭解更多原本的設定甚是可惜。


不過當你實際以托特作塔羅冥想,就能發覺為何早期靈性圈這麼愛以托特作「直覺式」占卜。因為…「太容易進入了」,相當魔幻。進入偉特給人的感覺很平實,而托特的世界有股躍動感,忍不住亂想哈利斯夫人在作畫時八成有嗑藥。每張牌都能看到畫面外更深層的東西,十分令人著迷。


前年在東京入手一本日藉作者Leon Sharira撰寫的托特解說書,其內容的完整程度讓人驚豔。讓我這個平日覺得日本人TMD龜毛的人,真心熱愛他們的出版品。75歲的阿公能將困難的理論講得平易近人,真的是功力。懂日文的人很推薦購入,不過要有心理準備它是一本磚頭。

3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