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audia Yeh

前世回溯個案回饋-回溯是一個協助自我療癒與整合內在的方式

已更新:5月13日



一月底請Claudia幫我做前世回溯的時候,我設定的主題是關於我碰到各種事情的瞬間直覺反應都是「憤怒」的原因。


第一個前世,我是西方世界的14歲小女孩,出生在有錢人家,但正在經驗家道中落,於是我被父母表面上是嫁給了一個40多歲的地主,實際上卻是他們收下了一筆豐厚的資產,把我的生命賣給一個大我非常多歲的男人,只為了維持他們生活的富足,完全不曾詢問我是否同意。

婚後的生活也是痛苦不堪的,男人清楚的告訴我我是他的財產,我像是物品一樣的被對待,直到我親眼看著男人突然死去,而我仍然繼續為了我跟男人的小孩以及男人家族的資產而活著。

第二個前世,我是日本的佃農,為了照顧病弱的母親終身不婚,家裡除了久臥在床的母親以外就沒有別人了,直到母親過世之後,我的生命像是瞬間失去了重心,我仍然日出日落的工作,但我不知道自己生命的目標是什麼。


最後我在耕作的時候跌斷了腿,卻因為日落時分,而我沒有其他家人,所以沒有人發現我消失沒有回家,於是我那一世是緩慢而痛苦的死在自己承租地主的農田裡,我不斷的後悔著那一輩子的自己有很多為了照顧家人而犧牲掉的所有選擇。


前世回溯的催眠結束後,Claudia說,從那兩個前世來觀察,我的憤怒有對整個社會環境的,還有很多對不肖家人出賣自己的。她說,妳的前世不管是自己有沒有意願要為了家人付出,最後都是因為這樣而犧牲了很多。

那次催眠結束之後,其實我一直繼續把整個過程放著,讓這些從很深處浮出來的東西,自己慢慢消化整理,等我覺得適合,再來分享。


這幾天我回想起前年底因為照護中風的老爹而跟阿母三番兩次的衝撞,我突然明白那就是幾百次轉世以來的我一直渴望去做,卻沒有辦法、於心不忍、怎麼樣都無法為了我自己這個人而做的事,即使或許,我的家人們能夠為了他們自己而犧牲我的自由與可能性。(我指前世)我對這一切都感覺到憤怒。


但現在我才知道,等我再也不會於心不忍而勉強自己的時候,漸漸的,我也不再需要以憤怒保護自己了。


前年底照護老爹的回憶其實已經在我的記憶裡面很淡很淡了,我發現那是因為我在那時候才終於開始允許讓我感受到的一切流動起來 --- 有眼淚就哭,有憤怒就直接說,所有我曾經做不到的,我都已經開始為了自己這麼做了。我是從那一刻才真正做出「我要自由,不管怎麼樣,我要我的自由,我要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的選擇。那時候老爹昏迷的每一天,我沒有一天不期待他醒不過來,我希望他離開,放我走,我也放他走,因為這種想法我哭了很多次,但我是真的想走,我捨不得老爹離開,可是我想要自由;我的生命中沒有任何一刻比起那時候的自己更想要活下去,可是是想要為了我自己才活下去。我不想要為了被他們綁住而活著,我那時候真的直接對阿母說,如果你們期待我照你們的需要做選擇,那妳不如直接殺了我,我不想死,可是如果要我只能選擇你們要我做的,那就讓我去死。


前年底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那股強烈的痛苦跟壓抑是加上了這麼多這麼多前世的重量,但做完前世回溯之後,我才終於發現我這一輩子到現在為止,都在為了要做到這些曾經我做不到的選擇而努力的轉換著自己。


前幾天工作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腦內的聲音在改變 --- 不再是「為什麼公司 / 主管要求一大堆只期望我們達成一堆極為不合理的要求,是不知道我們也會累需要好好休息嗎?」這種「覺得自己的身心狀況要其他人替我負責」的眼光,而是「來這裡當然就是好好工作,公司就是只會管工作的事,你好不好是你家的事,所以你當然必須照顧好自己,如果有超過自己舒適程度的要求就要提出來,那是你該為了自己做的。」這種「公私分明,我的事當然是我要負責溝通傳達要求開口。」這種人我之間的分界、關係、責任歸屬,我算是越來越清楚了。


我想說的是,前世回溯其實並不是我的答案,更不是真正解決我靈魂與生命議題的方法,可是祂提供給我一個用新一層維度的空間去看見自己已經一直在處理、療癒、釋放的議題,有沒有其他角度跟能量能夠讓這個過程變得更順暢完整。


雖然這是一篇非常跳躍式的書寫文字,主題其實是想要分享做完Claudia引導我的前世回溯個案的體驗,但整篇感覺上好像很少提起催眠的經驗 --- 因為我想說的,是這個體驗一直是我緩慢療癒自己生命過程中的其中一段,我沒辦法把祂從這裡面獨立出來。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這些前世的影響早就寫在我的星盤南交點上,早就持續不斷的影響著我的這一世做的各種選擇、面對各種關係、被哪種人吸引,從前世回溯回來之後,要做的一樣還是這一世的每一天,每次做新的選擇的時候,詢問我是想要隨意的犧牲自己,還是選擇站好腳步、替捍衛自己這件事負起責任。


我想說的,是如果你感覺前世回溯是一個能夠協助你加深自己療癒整合自己內在過程的方式的話,那麼我真心推薦Claudia,至少對我而言,她是一個相對中立卻非常值得信任的催眠引導者,我覺得催眠這件事,真的很需要值得信任的引導者來施作。




80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