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laudia Yeh

冥王星在一宮的人,將自己耗盡再轉化新生


  

那天植物系女巫Claudia配給我的精油是這樣的:給大量土元素(日水金牛、月土天海魔羯、日土120度)接地的沒藥,給太陽金牛愛的玫瑰,給群星三宮對分木星九宮有助於順暢呼吸、聚焦表達的檸檬薄荷。

  Dian在實際調配時還加入了羅馬洋甘菊,清爽甜美的蘋果香氣在《神聖芳療卡》中的註解是「放內心的孩子出來玩耍」。


  調好的按摩油先輕輕抹在手腕內側,真的是我聞起來非常舒服的香氣,自己買再多單方複方,都沒調出過這樣的效果。突然想起上次去兩廳院的香氣身體工作坊時,我花了好長的時間試聞各種精油,都找不到理想的味道,總感覺哪裡不對;直到跟著老師一起伸展肢體,老師那句「想像聚光燈像陽光一樣打在身上,抬頭,讓自己的能量傳達到觀眾席的最遠處」,我才突然領悟:我想要的味道就是像這樣,充滿溫暖的感覺,因為不會擔心太過軟弱,所以才能放心舒展。


  療程結束後Dian還給了兩個滿有意思的回饋:


1. 「雖然你事前說自己很不怕痛,但從你的身體反應看來,你其實是不喜歡太過侵略性的做法,反而很適合芳療按摩。」

  確實在療程中,Dian的每個動作都非常的輕柔緩慢,包括挪動熱毛巾的動作,都讓人覺得被用愛細心呵護了。我反省了自己的「不怕痛」,除了我自認身體感受相對敏銳,因此比較能預期、進而接受按摩師選擇處理的部位,所以相對比較不會被突然的疼痛驚嚇之外......我覺得主動提出「我不怕痛」的行為,可能也是我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吧,想要對可能到來的疼痛表現出堅強的態度。說實話,我是很怕痛的,但我不想要別人覺得我怕,好像這樣會顯得自己軟弱,沒有「下定決心要變好」。從占星的角度來說,這種「軟弱才更令人不安」的心態很月摩羯不是嗎?


2. 「在移動你的身體時,你好像會主動抬起身體,這是有意識的嗎?」

  這個問題其實相當令我困惑,為什麼會這樣問呢,在人家服務你的時候,配合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認為這個「意識」是一半一半吧,我是能操控自己的身體的,然而我對這個行動決策本身似乎沒有意識。隔天和心理師聊起這個發現,心理師說:「從這點看你對人際的困擾,你是不是即使對方沒有要求,你也都預設自己要有所反應呢?」我想,這也許就是Claudia在看星盤時提到的,雖然我星盤上東西半球的行星各半,但多數個人行星落在西半球,因此我還是相對而言比較關注他人和自己的關係。Claudia提到日土有相位的人往往會被認為是較有責任感的,而「責任」也的確是我近期和心理師討論的關鍵字;或許因為太陽在七宮,所以這樣的責任感更是我在人際領域視為自尊的重點形象吧。


  特地趕在木星進牡羊(我的六宮)工作和健康大爆炸之前去做占星解盤和芳療療程,一方面也是想確保自己的狀態能面對即將到來的挑戰。Claudia指出近幾年流年土冥才剛掃過我的三宮群星,也難怪我這麼累,而身為本命冥王星在一宮的人,將自己耗盡再轉化新生可說是我的預設......

  其實去解盤前,趁著木星還在雙魚,正是學習靈性領域的好時機,我自己也先做功課查了流年。32歲這一年裡,不只六宮的行運木星和本命三宮、九宮的對分相產生90度拉扯,放大思慮對常規生活造成的內耗,行運冥王星才剛經過本命土星就又逆行回來加壓,也許是在反覆重塑對「責任」的意識吧?象徵革命的行運天王星也是先通過本命冥王星對沖的位置,又逆行再順行,來回輾壓,然後才再往本命太陽合相的方向前進,2023年逼近0度前又逆行,再在2024年恢復順行,正式通過本命太陽......我嚴重懷疑最貼切的形容詞可能是「死去活來」,搞不好直接換了個人也說不定。


  不過,既然是預設,我猜我也只能期待結果了,就像某部漫畫的某個角色說的:「真想見見重生的自己呢」

  希望到時候可以真誠的對自己說聲:「Happy (Re)Birthday」


+

女巫聯合診療室 https://tinyurl.com/y6g9nn98

+ 6/10 「占星芳療」新書發表會https://pse.is/46qsjj + 工作塔羅相關課程 https://pse.is/3w2vvu 【6/18-19藥草塔羅&酊劑製作 】今年增加酊劑製作 【9/17-18藥草師塔羅專班】巫醫的藥草之路 【10/15-16(六日)專業占卜師指導班】給欲開業的塔羅師們的指導

97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