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從母親的角度看「破墓」殖民下各代的女人與土地




以下有雷,很介意破梗的朋友請略過此文。


上星期觀影後找了不少電影解析來看。整體來說朋友約影時知道是張載玄導的片子後便毫不猶豫地答應,由於我很喜歡他上一部『娑婆訶』,因此相當期待破墓。畢竟這位導演的驚片,相來以文化底蘊深厚聞名,讓我這個身心靈從對人員,很感興趣。


話說在前,雖然破墓在娛樂性和電影節奏的掌握非常棒,不過相對破墓,我會更喜歡導演上面『娑婆訶』。讓我最大扣分大概就是比較沒有同理感的愛國情結部份。這感覺跟中國抗日神劇差不多,只是手法高明頗多。再來就是會讓我想到過去看的每部韓國古裝劇都會把中國人描繪得很邪惡又貪婪,以民族角度沒有對錯,只是身為台灣人的我比較感到老套。


我感興趣反到是同樣在殖民背景底下,女人與男人們所突顯出的不同面貌。『破墓』的劇情進程安排地十分巧妙,從「個人」到「家」再到「國家民族」的議題逐步擴大。我們可以在金高銀於飛機會所講的日語:「日本人ではありません」(我不是日本人)看出導演其實開始就為我們破題了。


其實這部裡可以看到殖民後,幾代人的變化,特別是女人。我們甚至能看到象徵父權的殖民主義對土地的蹂躪與侵略,以及土地母親是如何包容與修復這一切。


看了這麼多影評解說,我很想從大家比較少看到的面相去講個人的看法。這部劇裡出現的女性角色話都非常少,讓人覺得十分有趣。即使是身為女主角的金高銀,相對風水師與禮儀師等男性角色,話也是相對少的。更不用說其他,根本是跑龍套的:嬰兒母親、財團當家的母親,財團當家的姑姑,甚至是連一句台詞都沒有的金高銀阿嬤。


在媽媽之前我完全會乎略女主角外的這些角色,但作為母親我看到的是土地母親以及幾代的女人是怎麼面對與包容殖民主義帶來的變化。以現代這輩人的金高銀與嬰兒母親來看,我們其實可以看到身為土地連結最深的薩滿女巫金高銀,她很清楚自己的土地或者說是她的民族認同,即使她精通韓日語,但她很清楚知道自己是韓國人。而嬰兒母親代表的角色是即使一個人離開了根,看起來完好如新,但實質上殖民或父權依舊留下影響,甚至將奪走最愛的事物,包括她抑賴的丈夫和至愛的兒子,她仍選擇掩蓋與逃避,但終舊無法逃脫。而上一代的人,也是殖民時期下的子女,財團當家的姑姑和當家的母親,導演則是很直觀地表現出面對於贖罪者與賣國賊的下場:背負罪惡感而生與終糾逃不了的死亡懲罰。


我印象很深刻一幕是,財團當家的姑姑面對風水師詢問家族歷史,老人家輕撫著父親的照片,無奈地說: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想起自己阿嬤的身影,這些風雨中承擔著「家」的女人們,沉默且堅強的背負著上一代遺留下來的東西,努力修復與孕育。有些人經歷風雨後把堅強外顯,顯得強悍而無情,有些人則內斂。相對那些操著民族大義要去「拔椿」的男人們,女人就像土地那樣,堅毅而「無聲」的。


劇情最後才出現幾幕的前代女巫,金高銀的阿嬤,我覺得她很明白地代表土地、家或者說是民族的根本。她沒有聲音,卻是強大的存在,她代表母親與土地強大守護的力量,她不像美國電影中男性主義的救援者,把妖怪打飛,只是沉默地守護著血脈,就像山頭的那棵古老的紅豆杉。


一部受到好評的電影就是能讓人從不同角度看到有趣的東西。作為媽媽女巫,我很享受帶出劇情快速節奏的男人冒險,以及為故事增添立體感的文化細節。但最有感受的仍是作母親或是土地支撐起的這一切。


套一句十年前我跟腦公看完「星際效應」的一句話:「男人會自我毀滅,女人才會拯救世界。」隨帶一提,電影一開頭看到嬰兒生病,我就把這部認定為恐怖片了。謝謝。

1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ình luận


bottom of page